偕張聰明和她的聰明樓

 

 

蘇文魁撰 見於部落格「從淡水的馬偕博士說起」分類:化為台灣的泥土

按:偕張聰明(1860-1925), 於1878年5月27日和偕叡理牧師結婚,1901年6月2日和夫婿死別。


若以為馬偕夫人張聰明一直活在馬偕個人的聲望中,他一死她就處境堪憂,那是錯誤的。實際上張聰明相當有個性,有獨特的行事風格和人望,在23年的婚姻生活中,馬偕也給了她足夠的個人成長空間。

首先,馬偕的家一直是個熱鬧的地方。初它既是會議廳、教室、藥局、小型博物館,也一直是遠近客來歇息之所,不只「來去馬偕娘仔那塈之丑v是學生、信徒的樂事,外僑、領事、客卿、洋員、南部來的宣教士,以及過境台灣的旅行家、科學家也都絡不絕的造訪,加上馬偕常不在家,都由她接待打點,事實證明她是一個見過世面,應對有方的女主人。而且,教會的婦女工作得由她當主催,女堂設立期間她也要執教、當舍監、打理事務。

馬偕過世時留給她4甲地和財產,算是衣食無慮,但留給她的住所卻有所波折。由於馬偕的宿舍是宣道會公產,當1902年母會再派宣教士羅華德(Rev.Thurlow Fraser)夫婦來台時,卻一直催討她的宿舍,此事可能因於母會不瞭解台灣之社會文化所致(後來母會有致涵向她道歉),此舉卻讓張聰明覺得心寒和憤怒,自費在今紅毛城東門邊購地蓋了一棟二層樓宿舍,於1903年4月搬入,此樓就此得名「聰明樓」。

二女兒偕以利(Bella Catherine Mackay Koa) 和女婿柯玖(柯維思)一直和她同住在聰明樓,而長孫柯設偕也在1900年2月8日出生後同住,加上1907年女學重新開校,有不少事情要她出面,聰明樓應該還是熱鬧的。另外,她是馬偕未亡人的身份,教會大場合她的出席有相當的象徵性,也是很受歡迎的。

1912年馬偕醫院在台北重開,二女兒以利和夫婿柯玖因工作關搬到台北大稻埕,不久張聰明也搬到台北。

 [1925年9月15日偕張聰明病逝於台北,享年65歲]。葬禮在淡水舉行,葬於馬偕博士右側。聰明樓一直到1964年真理大學設校時才被拆除改建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