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聖靈恩膏的田中教會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儀裕撰 錄自陳儀裕 Facebook 2019年4月12日《半熟的餅》專欄

近年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不少教會陸續登錄進入百週年排行榜,並且為此都熱烈展開慶祝活動以及舉行百週年感恩禮拜,緬懷一群愛主的信徒,如何建立教會、興旺上帝的福音。像我母會田中教會就是在主後1919年3月10日由陳新財長老邀請許定田、陳猜、陳九母等弟兄發起以二水教會名義,設立了田中佈道所,二年後升為支會。15年之間雖然沒有傳道人領航牧會,但是在這期間看到信徒同心協力,教會漸漸增長壯大。草創田中教會這期間,我父親陳坤聰時年23歲,在田中茂仁醫院擔任藥局生多年,對於西藥各種疾病藥方調配相當老練,本有機會向政府申請藥局生執照,來開西藥店為業,但為了響應主呼召傳福音的使命,他毅然決然放棄了這個機會。他胸有成竹構思他「醫療傳道」的生涯規劃:週間騎腳踏車,沿著北斗、溪州、西螺、台西、椬梧(曾遠方到台南歸仁鄉大潭村)替人問診看病傳福音、奉耶穌的名趕鬼,於是引領不少家庭歸主(溪州鍾鐵甲弟兄曾撰文記念全家如何在惡魔肆虐下歸主過程的見證信函)。主後1959年陳坤聰執事受嘉義中會差派為囑托傳道開拓椬梧教會,不久成立堂會至今。根據估算,彰化雲林一帶,經由陳坤聰傳道引領歸主的對象,約有兩百戶。
在主後1927年田中教會得地建禮拜堂,並且在隔年1928年2月升格為堂會。田中教會成立堂會後,1928年教會任命陳坤聰執事擔任主日學校長兼教員 (陳宇碩牧師百週年感恩禮拜中介紹第二張最古老的相片,指出當時他小時候的爸爸站在左前方第二排第二位,而我父親陳坤聰站在左後排,顯然是當時的主日學校長)。並且在主後1960年12月19日陳坤聰執事又被台中中會差派為囑托傳道師,租用溪州鄉成功村陳火順先生的房子,負責開拓「田中基督長老教會成功佈道所」,廢食忘寢,在所不惜。我小時候,每主日下午,父親騎二八仔脚踏車,載我到成功佈道所,一起服事主聖工。由於這份開拓工作,我父親結識了溪州教會唐文琪執事,並且結拜為兄弟。小時候,我經常去唐文琪叔叔家玩,也經常到他成功村的白甘蔗園,吃阿嬤唐寡女士(唐執事的母親)採回來的白甘蔗吃。
早期陳坤聰執事也堪稱為「鄉村佈道家」,他從不以傳福音為恥,據我二姊陳麗貞姊妹轉述,小時候常見他在自家門口或鄉間田園,習慣豎起竹竿,上頭綁一支大聲公,放置一台留聲機對著麥克風大聲唱起詩傳起福音,招引左鄰舍圍攏來聽道。這種火熱的心,在我九歲父親陳坤聰別世以後,堂兄陳儀惠長老也接棒了,很賣力,在教會主日學校長任內,他很認真教導我們這些主日學生新舊約故事,我的聖經基礎,完全由他一而再,再而三教導出來的。我還記得我和蔡英德同學,每逢聖經考試都是我們兩人在「爭」第一名與第二名之間!不但如此,儀惠長老也經常在週日下午帶著我們到「內三塊厝」做「野外主日學」;週間晚上(或週日晚上?),帶著我們到「外三塊厝」(蕭家附近)做「野外佈道」,我手風琴就是在那時候學習,派上用場的。家喩戶曉的「馬丁伯故事」通過幻燈片的圖茂並文,口才一流的儀惠長老皆講得淋漓盡致,讓我們百聽不厭。
還記得我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父親每晚工作回來幾乎近九點,必定馬上進行家庭禮拜,從不間斷,好幾次在他騖長的禱告中,我都睡著了。雖然記不得他講些甚麼聖經道理,但是我相信上帝對我生命的呼召,從那時起不斷烙印在我敬畏與敬虔的心坎中。很多時候,我們小朋友們都喜歡圍攏在父親種植的庭院葡萄虅樹下,專心聽他講趕鬼的故事…那又怕又愛的矛盾心情,成為我們孩提時代很深刻的回憶。
升格堂會後第六年,即主後1934年,母會二水教會黃仁壽牧師轉任到田中教會為首任的牧師,並且在隔年1935年聘請許天賜傳道師(教會創始者許定田的後代)為副牧。可見當時田中教會教勢興旺,福音質量蒸蒸日上,也因而樹立了「團隊服事」的良範,最稱奇的是聘用本地出身的年青傳教師許天賜,跟今日時尚教會聘請本地子弟為副牧的風向,不謀而合。可見田中教會早期的長執會擁有超高智慧的先見之明。
主後1932年田中教會創辦了幼稚園(是否教會依法不得辦幼稚園,才在1961年七月16日改名為榮星托兒所?),直到如今,雖少子化,三月10日那一天陳儀晴長老向我們盛情分享,由於師資好,教學棒,目前學生人數依然保持在130左右。去年(2018年)托兒所還把盈餘額800萬奉獻給教會,傳為佳話。
回顧60年前至今,我看到田中教會興旺的青少年人代代相傳,每個時代的年青人靈魂體都是驕健的,比如:周神宗、周神育、許文將、陳儀明、陳黃義敏、陳慧如…那時候的這一群青年才俊,都起而獻身給上帝所用,宛如熠熠群星,舖設在永恆的銀河上,嘆為觀止。另外戴正德、周神助、陳儀照、黃輝爵(陳淑真)這一代,也是頂呱呱地,氣勢磅礡,讓人耳目一新,另眼相看…及至陳宇全、陳清白、陳宇光、陳儀裕…這一代,也不落於前輩。接下來陳儀智、陳宇碩、蔡識珍、葉文超、陳宇政、陳雯鳳……等等,也都表現非凡。看來傳福音精神自始至終在田中教會像活水般溢出,不能止息。田中基督長老教會,無庸置疑是聖靈欽點膏抹的教會。
另外,除了田中教會盛產牧師之外,其他的福音菁英,也遍滿在台灣各地,甚至遠至世界各地。譬如陳宇能教授、陳宇嘉教授、陳世堅教授、陳哲晴長老、許清華長老、陳淑悅老師、鐘哲進長老…等人,都在實質的職場上貢獻其所能,為上帝發光,服務人群,榮神益人。
同時我也極其想念田中母會提供我們孩提青少年時代豐富精彩的生活點點滴滴:暑假中兩個禮拜的夏季學校與羅馬白話字班、曲用執事(長老)山上的龍眼會、大夥兒採「離仔甲」去收歹銅舊錫、聖誕深夜騎脚踏車報佳音到天亮(玩樸克牌)、精彩的青少年月例會(想念輔導許清華兄)、大夥伙隨地隨處唱校園詩歌(想念許子正兄)、探訪山腳少年感化院、谷關姊妹教會博愛教會互訪聯誼、野外主日學及野外佈道會、陳哲晴.蘇仁作.陳波倫等人唱出的男聲混聲黑人靈歌,餘音嬝嬝…等等,美不勝收。
我同時深深記念我的母親陳張碧蓮執事,家境雖然清寒,卻全力支持父親傳福音的事奉。家計不寬裕時,就到外地工作,補貼家用。並且秉著舊約的教導,將長子陳儀明獻給 上帝,為衪所用。我大哥小時候叛逆性強,又偷窃成性,母親常為他以淚洗面,並為他不斷禱告。果然我大哥陳儀明省立台中二中高中畢業之後,就投考台南神學院,終身成為傳道人,上帝的忠僕。
從小我一直跟著母親服事教會,打從國小六年級就跟著她參加聖歌隊,也因此而愛上了音樂,不但喜愛唱歌,自己也無師自通學著風琴彈聖詩。等到國中,聖歌隊指揮蘇振聲長老竟然安排我在主日禮拜司琴行列,輪流服事。如今,已轉換成彈鋼琴,我慶幸可以彈聖詩,也可以彈奏一些名曲,感謝主。
另外,週間祈禱會和週間家庭禮拜,媽媽都隨時帶著我參加,從來不缺席;至於週日上下午兩場禮拜,我當然不可能缺席。像這樣子年久日深,因經常接觸聖詩,耳儒目染,以致幫助了我當牧師以後,每次準備好了主日講章,那適合的聖詩旋律,就油然地浮上心頭,馬上派上用場,那種聖樂自然而然的流露,是我牧會的無價珍寶。
父親去世後,母親長時間應聘為托兒所厨師兼打掃教會,同時也讓我有機會協助母親打掃教堂裡外環境,我從來不看衰自己,從來不會認為自己是貧窮人,反倒像撒母耳,何等慶幸能在聖殿服事,熟悉教會許多正面的祝福。好幾次陪伴母親去菜市場買菜,媽媽會特地買些魚和蔬菜,吩咐我拿給牧師家庭食用。敬愛上帝的僕人,我至今都牢存在我的腦海,並且實踐之。
欣逢我田中基督長老教會設教百週年,謹誌此文記念並感念。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