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感言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陳南州牧師於2009年6月17日從玉山神學院退休,他的「退休感言」如下:


總會副議長賴牧師、總會原宣主委盧牧師、玉神董事長馬牧師、玉神校友會會長黟弼牧師,各位來賓、布興院長、各位老師、職員同工、同學,平安。

謝謝玉神為我舉行這個退休感恩禮拜,謝謝你們來參與這個禮拜。

如果玉神像是一輛旅程遙遠的長途列車,那麼,我是7月底該從2009年這一站下車的旅客了。我在1972年8月這一站第一次搭上這輛許多先輩、前輩曾經搭過,也是數以百計的年輕學子上上下下過的神學教育列車。那一年,我剛從中興大學研究所和台南神學院畢業。學校給我們夫妻的宿舍是下農場養雞場樓上的一個房間。浴室和廁所都得下樓使用對面豬舍旁的公廁,和一間只裝有水龍頭、洗澡時還要有人看門的浴室。我在玉神的工作,教授農業科目比神學多。我還經常騎機車到原住民部落推展農業教育、招募農訓科學生。1975年玉神獲東南亞神學教育協會評鑑通過,開始頒授B. Th.學位給畢業生,玉神教師也開始進修學位。1977年我���普林斯頓神學院修讀神學碩士的學位。沒想到回國後隔年,就是1979年夏天,當時台灣基���長老教會總會的總幹事高俊明牧師,也是1959年把玉神帶到鯉魚潭畔這裡,在台灣原住民神學教育歷史上有著不可磨滅之貢獻的前玉神院長,竟要我離開玉神到台北總會擔任青年幹事。那年,我很不情願離開��神,我覺得上帝要我做一件我不是很喜歡的事。我太太為了我的決定哭了。但是,她�����奏聖詩249首「我願行主道路」來回應上帝的帶領。我擔任總會青年幹事期間,台灣發生美麗島事���,總幹事高俊明牧師因協助施明德先生逃避獨裁政權的追捕而被判刑入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為參與台灣社會的民主化飽受國民黨政權迫害。我除了推動青年事工,因為主修教會與社會的�����故,經常受派到不同中會、區會,或是地區性的聚會,去解說我們教會社會關懷的神學立場和作為。也��為這樣,那幾年,我沒有好好地照顧家庭。我很感激我太太對我的服事的認同與支�����。即使她已過世,我仍想在此深深感激她的犧牲。做完一任的青年幹事,我決定��後�����人生要走神學教育的路。所以我辭去青年幹事的職務,請學假,開始進修博士學位。

1985年2月,我完成東南亞神學研究院的博士課程,通過博士候選人資格考後,我回到玉神�����輛神學教育的列車。那剛好是台灣原住民意識覺醒、高漲的年代,我感受到玉神院內原住民老師自主���企圖心,所以1987年,當台南神學院邀請我回母校任教時,我答應了。那一年,我離開玉神沒有1979年離開時那種傷感。1996年2月,我利用南神學假期間到玉神教學。那時,玉神剛好開辦道學碩士課程不久,童春發院長要我顧念原住民神學教育的欠缺,再次回玉神任教。我答應了,所以1998年我離開南神,來到玉神參與教學,直至今日。

感謝上帝,讓我,一個在台灣民間信仰家庭成長的孩子,能夠認識耶穌基督回到上帝的家庭,又得以牧師、教師的身分服事他。我回顧過去成長和服事的日子,我一再經驗長輩給我機會服事上帝。我開始時說,我第一次搭上玉神這輛列車是1972年,其實,1968、1969的暑假我都曾經作過短程的旅客。1968年,我想利用讀神學院之前的暑假找個地方學習服事。有人跟我提到玉山神學院,一個既教神學又教農耕學識的機構。於是我冒昧寫信給當時玉神的院長高俊明牧師,表明我的心願。幾次通信之後,從未跟我見過面的高牧師,要我到玉神教書。我依舊記得當時高牧師在信上這樣說,在玉神教學,生活不方便,工作辛苦,薪水少,但有意義。那個暑假我來到花蓮參與玉神的暑期工作,高牧師再一次邀請我到玉神教書,不過,我還是決定讀神學院。然而,1969年,我南神神研一升神研二的暑假,高俊明牧師再一次邀請我參與玉神的暑期工作,那年暑假,我到過一些走路都要花上五、六小時以上,甚至是十小時才能抵達的教會。我開始認識原住民教會和社會。上帝在我的人生旅途上,藉著不同的人與事,不斷地給我機會並裝備我,預備我參與原住民的神學教育,教導我「到教會需要人的地方去」的功課。

不同的人在他們人生的不同階段上下玉神這輛列車,今年輪到我下車。我心中當然不捨,但我沒有遺憾。布興院長一直要我退休後接受一年一聘的邀請,繼續參與玉神的教學。可是,退休離開玉神,像是年齡等外來的壓力,更像是一種內在的驅使。在我內心深處,我知道,我若想作我自己,想過新的人生,我必須要有一個全新的開始。謝謝阿美中會的成全,謝謝鳳信教會小會的接納,給我一個新的服事機會。表面看來,我好像捨棄很多,但是,深信上帝會在不同的層面,讓我深深地體會他所賜的豐盛與充實。

我要藉此機會說謝謝。我要感謝上帝,我能夠在教會、神學院服事至今,是上帝的憐憫和恩典。我要感謝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我在這個常受批評的教會認識耶穌基督,受培育成為傳道人,經驗服事上帝的充實。我以它為榮。我由衷感激過去至今,許許多多的老師、同工、朋友、同學。謝謝你們的接納、包容、支持。不過,今天在此我要特別感激三個人,我的老師駱維仁博士,我的朋友盧俊義牧師,我的親人我的二哥陳必欣長老,我從他們身上所獲得的助益,是無法數算的。謝謝駱維仁博士,謝謝俊義兄,謝謝二哥。

我也要藉此機會懇請大家的寬恕。我知道我有軟弱之處,性格上的缺點也不少。我捫心自問,許多該做的事我沒做,不該做的事卻做了。我為我的罪過,求主憐憫、赦免。我也要請求你們的寬恕。若是我曾經在有意或無意間,以言語或行為得罪、冒犯你們,讓你們受到傷害,我誠心痛悔,並祈求你們的寬恕。最近有一晚,我躺在床上思想我的年歲,我忽然有一個體悟。若是我的神學批判力能更強些,我對真理的認識會更深。若是我待人處世的態度能更具同理心、圓融,我就不必經常因為傷人的言詞或作為而後悔。很可惜,我兩方面都不足。求主憐憫,也請你們寬恕。

非洲有一個民族有一個很特別的傳統。他們處死謀殺犯的方法是把殺人的兇手的手腳綁起來,丟到河裡。但是,他們會邀請受害人的家屬到現場。沒有人可以獲准下去救殺人犯,除了受害者家屬。換句話說,受害者家屬可以目睹他們的仇人溺死,也可以下水救起那殺害他們親人的兇手。他們的族群有這樣的看法:讓兇手溺死,正義得到伸張,但是受害者家屬會悲痛一輩子。不過,受害者家屬若下水救人,受害者家屬自己也獲得拯救。受害者家屬的悲痛會成為過去,獲得新生。我希望你們以跳下水拯救加害者這樣的心胸饒恕我的罪過。這學期玉神奉獻主日,有一位同學跟我聊到他受派前往募款的教會,該教會的牧師剛好也是我教過的學生,所以我請這位同學問候教會牧師。可是我後來有點膽怯,因為那位牧師在校期間,跟我不是很合得來。所以我告訴前往請安的同學,不必特別提到我。我不知道這位同學到教會之後說了甚麼。你們知道嗎?這位同學回來之後告訴我,「老師,牧師說,放心,他只記得你的好」。我真的感到很安慰。

在請求寬恕之餘,也請你們為我禱告,讓我不是一再地悔罪道歉,而是在聖靈的引導下,更新變化我的生命。

若是你們也肯定我曾經為教會、為玉神,為你們做了甚麼,請感謝上帝,因為這都是出於上帝的靈和恩賜。何況,一件事之所以能夠成就,也是大家同心同工才有可能。願榮耀歸給上帝。我剛剛提及我人生旅途中,常常經驗別人給我機會,幫助我,正因為如此,我也學習盡力給人機會,幫助人。如果你們要向我說謝謝,請你們在有能力時,也盡可能給人機會,幫助他人。

我即將從玉神這輛列車下車了,我要說:很高興跟你們同車。我懷念過去的點點滴滴。我要說,我努力了,但還不夠。如今我要下車了。我想說,在我的生命中,我體會到,上帝允許我以軟弱、不完美的生命來服事他。所以,無論我們覺得自己的生命如何,只要我們盡力服事他,深信上帝都會接納。

謝謝你們,願上帝賜福你們。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