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遠 我所尊敬信仰上的師友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張崑遠撰 《台灣教會公報》 911號 1963年6月 p.12 [白話字原文,改為漢羅台文]。張崑遠牧師,除感謝父母外,特別提起詹德建同學、吳清鎰同學及吳天命牧師。


受李(嘉嵩)主筆的要求,將頂面的題目,寫這篇,暴露我的人生中重要的一段,通做我本人的感謝,若會做看報的兄姊的參考就真感謝。

當我讀中學的時的窗友,聽見我讀神學校,閣做「牧師,」逐个都講:「真奇怪。」因為當20歲前後的我,是血氣到極風光,不時愛出風頭,趁做「牧師囝」優越 的條件,(當時讀淡中,牧師囝確實有較便利)老爸做牧師的致蔭,感覺加真有勢頭,所以無人敢想我會做「牧師,」也會堪做「牧師。」就我家己對信仰上的問題,也是奉行故事,只有親像食飯,欶空氣,無甚麼感激,閣較無甚麼「感激」通講:雖罔老爸是牧師,我是大囝,應該著續接老爸的「衣缽,」總是連想都無。根本予人公認是一个「歹囡仔,」予學校真為難的注意人物。

不過上帝的聖旨意,是極奇「奇妙-的。」我會通徛在佇信仰,閣會通對1932年去做傳教者到今仔日,無閬站,實在是上帝「奧妙」的作為。

「信仰的師友是真oh搜揣,事實也是真少。

我20歲卒業淡水中學了後,有佇自動車會社(Bus)佮佇代書的所在食頭路,是因為我是大囝,老爸愛我共伊鬥分phiⁿ家庭的重擔。佇這3,4年的中間,雖罔有趁一寡錢通予老爸相添貼,總是我的心攏無滿足。毋是我毋願做,事實是因為我的內心袂安靜。

我猶佇公學校(小學)的時,有老爸的好朋友,鼓勵我去考8年制的醫專,有欲共我出學費,總是老母是愛我讀神學。 伊不時都獎勵我,著準備,通予主用。結果我無考醫專,是考淡中,佇淡水讀5年的冊,卒業(畢業)了,因為著鬥負擔小妹,小弟的學費,所以無去讀神學校。(雖罔老母 不時teh念),家己也無想欲讀。總是佇這3,4年久,實在是非常的空虛,心神攏袂安定,佇心內親像有風湧teh起落!老母勉勵的聲音,自然也佇彼中間 teh溢來,溢去。

一心想,著來去讀神學,總是閣一心想著老爸擔重擔,袂做得看伊予家庭teh kah隱痀落去。佇兩難的中間,有聲共我講:「你若死了欲去tó位?」我就佮老母參詳(老爸出差無佇teh),閣得著陳清義牧師叫我提出願書,(彼時拄好是招生期),我就佇1928年的4月得著允准,入佇淡水的台北神學校讀冊。讀一學期到歇熱(暑假),受派佇中壢教會幫贊兩月日,問題佇這个以後發生!就是第二學期開學的以前,我接著明有德校長的批,叫我慢才去上課。青天霆大雷!

聽見的人逐人攏楞愕gông愕,即時調查,結果,講是舍監先生報告教授會講:張某某無傳教的精神。校長也就採納伊的意見,命令我毋通去赴開學。

到底是為著怎樣才會受著彼款的報告佮處分?就是為著炊事的問題。 逐禮拜日,阮學生因為出去做工,有的暗時會較晏倒來,總舖(廚師)嫌費氣(麻煩),就對舍監先生叫苦,致到舍監先生共總舖講:若過時間攏共伊捧拚落墳。 拄拄彼時,阮幾若人佇遐聽見,我就好膽應舍監先生講:遐的人較晏轉來,是為著去做工晏轉來,人都真僐(疲勞),閣無通食thài會用得。設使若袂用得食,嘛毋通拚落墳,真拍算,隔早起嘛會通喝lin-long (阮有這款習慣)。為著按呢,講是無順服舍監,將來無精神通傳教。

Ah!聽見的人,逐个都講真奇怪。我的同學逐个都講想袂伸,特別我的知友(吳)清鎰佮(詹)德建有去請問校長,對伊疏通意見講:「有傳教的精神抑無,thái有人會知。當然也有將事情報告校長,所以有得著校長答應欲閣開教授會來設法。德建佮清鎰 怹兩人,一面向學校當局交涉,疏通;一面寫批勉勵我毋通失志,聽候教授會的決定,怹講的確有通繼續讀,甚至德建親身來佮家父講起一件事, 也鼓勵我著奮發,聽候好消息。

開學了,果然得著教授會有條件的允准,就是試讀,也停止支給每月的獎學金7月日久。教授會議決了,猶未共我通知的以前,我就收著一張電報對淡水來的,發報人是詹德建,報我好消息,叫我緊準備去上課。我所受的感激,是袂講得!!雖罔了後收著學校嚴厲的公文,我有顯出人的情,想毋愛去讀,總是因為我的摯 友清鎰,德建的鼓勵,屈而受志,(至少佇彼時我有按呢想) 閣倒轉去繼續讀冊。雖罔有閣聽見舍監先生共阮的同學講:「張某某讀袂卒業(畢業),若讀會卒業,做傳道也做無半年。」這款讖語的話予我真傷心,猶過為著遮的摯友安慰佮鼓勵,才會通讀到卒業。對1932年到今仔日,無間斷teh服務佇教會,若毋是有遮的摯友,穩當會照舍監先生所讖語的「讀袂卒業。」

佇遮閣一个予我數念的人,就是吳天命牧師。當我試讀的其間中,我著做苦工,(別个同學攏毋免做),才有通得著淡薄做費用。 吳先生可憐我,一面每月兩箍(圓)銀,(彼時150斤的蓬萊米是6箍捅,一斤赤砂糖是角二),幫贊我的經濟,到學校閣予我領為止,閣一面做我的先生,教我神學, 也佇光佇暗幫贊我的信仰,予我免折chām。

得著李主筆嘉嵩牧師愛我寫「我所尊敬的信仰上的師友」的時,我寫遮的來數念我的摯友詹德建兄,我的先生吳天命牧師,佮我的老母,以及忍苦加擔我的擔,予我去讀神學的我的老爸,怹攏轉去天堂lah!

也感謝我的校長佮舍監先生,怹嚴厲的處分,有加強我的不屈的精神。也感謝上帝,予吳清鎰牧師猶佇teh,通繼續做我的信仰的幫贊者,我也繼續感謝佮拜託伊的支持。

真可惜!!足足31年久我的傳道者生活中,無通揣著對我出信仰的果子。總是我迫切懇求上主憐憫赦免我,予我佇晚年會較有成就。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