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

首頁Home | 賴永祥長老專訪總檔 | Charles M. Lucas | Whitehouse | 吳三連基金會 | 陳俊宏 | 蔡岱安 | 張良澤 | 林俊育 | 淵泉江玉玲 | 坐擁書城 | 王昭文

 

專訪總檔


訪談賴永祥教授

從《朱昭陽回憶錄》談起

 

◎陳俊宏/專訪

原著刊於《台灣教會公報》 2614 200247 台語版

台語版漢羅刊於《台灣公論報》葡萄園 177178     


賴永祥長老與筆者素昧平生,過去僅有的兩次接觸都是由他「先發」。第一次大約是在一九九四年筆者移民加拿大之前,他突然從美國波士頓住處寫信來索取家族信仰背景資料;第二次是去年(2001)年底,他再次來信探詢有關馬偕牧師(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故鄉巡禮事宜。

雖然素昧平生,但是賴長老所出身的基隆長老教會卻是筆者所出身七堵教會的「母會」,而且他的母親賴葉長老是筆者外祖母張廖樣當年「入教」的熱心牽線人之一,由於具備了這種親過血緣關係的信仰淵源,訪談伊始,便百無禁忌,海闊天空地暢所欲「問」起來,賴長老竟也不失其謙沖為懷,而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信仰生活  奶媽宣教師的居中引線

 賴永祥是在五歲左右隨父母遷居基隆,經由鄰居黃仔春所僱的一位奶媽而接觸到了福音,十五歲時與母親一道從基隆教會牧師葉金木那裡領洗而成了基督徒。那位奶媽宣教師當年大概做夢也沒想到她居然帶領了一對不平凡的母子信主。

葉金木牧師是馬偕的末屆(1900年畢業)學生,當年是教會界中的一名領導人物。或許由於年齡上的差距,賴長老年輕時,反而與後來來基隆教會鄭君芳傳道師較為僂禲C鄭傳道師那種安分守己的涵養,給予賴長老日後工作生涯立了一個影響相當深遠的楷模。

七堵教會便是在鄭牧師於基隆教會任內開拓成立的一個果子。賴長老的母親賴葉當年經常探訪七堵教會初代的慕道友,對於筆者外祖母在信仰上的開導,更是投入了難以估計的心血。 

生涯奇遇  陰錯陽差,同名賴永祥受累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賴永祥自日本東京大學學成返鄉,由於唸的是法律,打算藉執教台北高校機會,在國際法上鑽研,因此買下了當年台大日籍教授山下康雄所收藏整套的《國際公法》,準備以此做為學術生涯的起步。如果不是東京大學前輩,當時是他鄰居的朱昭陽(19032002)的一再慫恿,而轉任其當年所創台灣人自辦的第一所大學「延平學院」(1946)的話,賴永祥後來可能成為台灣人當中的第一位國際法學者,因為彭明敏那時尚未出道呢!

延平學院開校時,賴永祥擔任的是地理課程,上了一學期的課之後,便發生了「二二八事件」(1947),學院隨即奉令關閉。為了維持教職員的生計,賴永祥受命經營附設的「台灣美術工藝社」,利用已向政府申請到的檜木、烏心石等珍貴木材,製造高藝術品質的傢俱來變賣,以幫補學院的開銷。這個工藝社在一九五一年結束營業,賴永祥才轉任台大圖書館,依他的說法,這種工作較不引人注目,因為事件發生後,像他這種東大畢業的台籍人士莫名其妙失蹤的還時有所聞呢!

一九四九年十月間,賴長老有天在台北中山堂附近碰到一位朋友名許乃昌,他驚訝地說:「不久前才聽到一則消息說賴永祥已遭逮捕,你怎麼還在這裡?」聽到這警告後,賴長老也就知趣地躲藏了一段時間,才敢去台大就任新職。後來才知道有一位同名者受累被捕。

那位被捕的賴永祥在多年之後的一個婚禮宴席當中,竟然奇蹟地和已當了台大圖書館學系系主任的賴永祥坐在同桌,由於同名同姓,兩人也就寒喧了起來,賴長老才知道那位曾在中國大陸經商,自嘆命運不濟的賴永祥到那時還不知道自己被捕的原因,學者賴永祥當然也沒有告訴商人賴永祥那個因同名之累而令他成為代「禍」羔羊的可能性。更妙的是,賴長老後來從鄭廷憲(無教會主義者)所編的Shalom(希伯來語的平安)通訊上又看到了那位賴永祥的消息,知道他已到教會慕道了。

由於經歷了這項奇遇,賴長老日後在蔣經國剛開始提拔本土才俊之時,恰好被選為淡水工商管理專校(今真理大學的第一個前身,1965年創立)的董事長,也才知所警惕,因此在任命了葉能哲博士(葉金木之孫)為校長(1971)之後,不久,便赴美就任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要職,直到退休(1995)。

值得一提的是,筆者在讀了《朱昭陽回憶錄》(台灣文庫261994)之後發現,朱昭陽竟稱延平學院開設「工藝社」時是他首請王白淵來負責營運(頁155163),就這點筆者曾大膽向賴長老求證,他在電話中哈哈大笑說朱校長年歲已大,或許記錯了,口氣中似乎一點不以為忤。這話說完沒多久,朱校長於今年(2002年)元月廿八日以百歲高齡去世了。

根據賴永祥的記憶,事實上是在他離開了延平學院之後,王白淵才接任工藝社的職務,但只是安插性質的閒缺。當初在向筆者敘述那段往事時,賴永祥並沒有「順便」提起《朱昭陽回憶錄》中那件白紙黑字的「賴」冠「王」戴。

 學養功夫  編訂《中國圖書分類法》,嘉惠國內外中文圖書館 

賴永祥長老是台大圖書館學系的創辦者(1961),這是人盡皆知的事,但是他不居首功,創系三年後才當上了第二代系主任。

賴長老根據中國金陵大學劉國鈞教授(18991980)的基本架構所發展而成的《中國圖書分類法》至今已廣為國內外中文圖書館所採用,他於二○○一年九月將此分類法增訂八版付梓後,即將第九版以後無條件授權予國家圖書館(原中央圖書館)繼續修訂以嘉惠圖書館界。

賴長老當年(1951)到台大任職後不久,便和陳漢光先生、楊雲萍教授、曹永和先生等人創辦了《台灣風物》,至今已有五十年歷史,是台灣史學界中歷史最悠久的一份權威性期刊,賴長老早年經常在這份刊物發表有關台灣歷史的論文,特別是以明鄭時期的部分為著,可說是當年鄭成功研究的先進。

賴長老自謙不是歷史專業,但是他治史的功力與成就已經不在一般史家之下,從他近十年來所撰寫的《教會史話》六百則內容來看,在這方面實已無出其右,而名曰史話,實多為學術性考據之作矣!如第99則〈一八六五年五月〉那篇確定了馬雅各醫師首度抵台,登陸打狗(高雄)的日期是五月廿九日,這是一項意義重大的考據,因為這天不只是馬醫師在台灣南部宣教的開始,同時也可算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宣教史上的第一日。至於賴長老在史料、文獻上的掌握,則是碧落黃泉,隨手捎來。

舉例來說,他在《教會史話》第二輯裡提及《台灣島之過去與現在》(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 1903)的作者,曾任美駐淡水領事的James W. Davidson時,以一個台灣人從未使用過的漢譯名「達飛聲」稱之(頁44),李春生長老(18381924)曾以台語音譯之為「禮密臣」,而一般則譯之為戴維遜、達維遜、大衛森、迭畢特遜等多種,因此筆者請教他這譯名得自何處,他毫不思索地答說Daviason當年也曾在中國大陸當過外交官,那時官方所用的統一譯名便是「達飛聲」,這外籍人士統一漢譯名冊是由一位廈門大學的老教授提供給他的,筆者即告之以亦曾在溫哥華「達飛聲」的女兒家裡,從一份當年她父親寫給美國國務院的一封信裡,看到他向上司報告說其中文譯名將改為「達飛聲」。從這件小事來看,賴長老的學問之博、之精絕不是虛傳。

 ◆編教會史  十幾年來,耕耘再耕耘

 賴永祥自一九五○年代後期開始投入了教會歷史的編修工程,他不僅以圖書館學專業知識豐富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1965)的內容,近十幾年來更以《台灣教會公報》為園地耕耘出六百則,每則一千字的《教會史話》(已以五百則編成五輯,第六輯也即將問世)。

按照賴長老自己的解釋,《教會史話》並不是狹義的傳道史,他說:

「基督教在台灣的傳播,對台灣的社會、風俗、文化、經濟、政治等各方面都有廣泛的影響,也有互動的關係;或許過去的教會史偏重的是傳道者而忽略了受容者,所以我意圖在本地人之間多找史料。」

他也引前台大校長傅斯年,也是他的老上司的一句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來勉勵歷史工作者在史料的蒐集上要下真功夫,才庶幾有原創性的貢獻。

至於從宣教傳道的「受容者」來多方尋找各種資料,例如初代信徒家譜、家書,以及地方教會的施洗、會議紀錄等的蒐集和整理,賴長老在這方面以身作則,用心之苦,用力之深可說是到了無孔不入、無堅不透的地步了。然而,如何在眾多「受容者」的資料當中,篩選整理出有意義的,或是有用處的部分加以詮釋,並且選擇在適當的時機予以發表,做為見證真理的器皿,就得另當別論了。賴長老撰寫史話,顯然學術本位,力求客觀,但於無所為而為中,亦見有為,不僅如此,他也為基礎史學立下了標準的作業模式。

 ◆結  語  塑構乙部台灣新史頁

 賴教授的主要興趣與使命感顯然還是在教會歷史,從他年輕時就於台北高等學校代表性刊物《台高》上,發表了一篇長達廿四頁的論文《耶路撒冷初期教團概述》而榮獲日本開國2600年紀念獎這件事,便可以瞭解他為什麼能在退休之後竟然十多年如一日,每個禮拜寫出一篇以自己動手動腳找到的原始資料整理而成的《教會史話》來。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在一九六五年出版之後,便不見增補,而其《歷史年譜》情形更糟,一九四五年之後記事竟任其留白,這是有違普世長老教會一向重視文獻的傳統精神與教制成規的。

賴永祥長老個人長期默默耕耘本土歷史所累積的豐碩成果,不正是未來教會編輯近史的活石元素?不也是將來塑構乙部台灣新史時所當釆錄的一部分真材實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