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唐培理撰 “Fireproof Moth”

唐培理牧師撰 “Fireproof Moth” 讀後

 

頁Home /本土信徒 / 日人列傳 /宣教師 / 洋神父 / 原住民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J / K /  L /  M  / N-O / P-Q / R / S / /  V / W  

 

葉思雅撰 2011年9月30日寫 「Thornberry 牧師著作 “Fireproof Moth” 讀後感想」 《太平洋時報》 2011年10月5日 副刊。

“Fireproof Moth – A Missionary in Taiwan’s White Terror” by Rev. Milo L Thornberry Sunbury Press 2011 210 pages。書名中譯為 《不怕火的飛蛾:一位傳教師在台灣經驗的白色恐怖》。


Fireproof Moth: A Missionary in Taiwan's White Terror

記得四十多年前,當我的 brother-in-law 張信一在台灣神學院上課時,常常提起一位美國教授的名字,Rev. Milo Thornberry(唐培理牧師),是他的導師。唐牧師對神學院的學生很體貼照顧,尤其對當時台灣人的處境很關心。1971年3月初,在 Los Angeles Times 看到一段新聞報導,說唐牧師因對台灣國民政府有不利行為,被逮捕,強制驅逐出境。當時我們立刻將這消息通知信一,他說他對這事件不感驚奇,因為唐牧師對台灣人太好了。他很傷心,因為這是歷史上第一位外國傳教師被逮捕驅逐出境的。可是當時台灣的新聞封鎖很嚴,沒有再聽到唐牧師的消息。

(2011年) 9月1日我們收到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FAPA) 洛衫磯分會賴慧娜會長的 email 說10月8日(禮拜六)晚上唐牧師將要在 Irvine 的 Atrium Hotel 演講,這是由 FAPA 三個南加州分會合辦的(柑縣分會主辦,洛杉磯與聖地牙哥分會協辦)。他們夫婦於 1970 年前後在台灣曾經幫助彭明敏教授逃離台灣,後來被國民政府誣告為「恐怖份子」強迫出境,美國政府拒發護照,結果20多年無法出國。今年3月他出版了一本書 描寫當時他們在台灣所經驗的白色恐怖,與他如何策劃幫助彭教授逃脫的經過,書名是 “Fireproof Moth – A Missionary in Taiwan’s White Terror”(不怕火的飛蛾:一位傳教師在台灣經驗的白色恐怖)。我立刻回信向賴會長訂票,而且打進 amazon.com 網站訂書。當時我也查看其他讀者的書評,發現大家都給五星 (最高分)。他們(都是美國人)說這本書寫得很好,而且內容故事緊張,一開始讀就不能罷手。他們又說看過全書後才瞭解台灣人民在蔣家政權下如何受苦,而且他們 覺得當時美國政府與教會團體對台灣人爭求民主奮鬥的冷淡態度很失望。

二天後我們接到了這本書。本來想開始看,可是由於趕緊準備在 「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 (NATMA) 」年會的演講,只好留到機上閱讀。上禮拜四(9月22日)雖然一早4點起 床趕8點的飛機,到機上未完全清醒,可是一打開這本書後就不能停下來,結果看了一 半,回程把全書看完。我完全同意那些讀者所說的評語,而且身為台灣人感觸更深,所以將我的感想寫出來與讀者分享, 同時也鼓勵大家盡量去參加10月8日唐牧師 的演講餐會,入場劵可向任何 FAPA 南加州分會購買。 唐牧師將用英文演講,之後用台語綜合翻譯,所以第一代和第二代台美人都可瞭解。

從這本書的題目我們可猜出內容,因為俗語說「飛蛾撲火」指晚上 看到的那些飛蛾往火炎飛,結果都被燒死。唐牧師所寫「不怕火的飛蛾」是指彭教授以及一些在台灣 不怕死為了台灣民主運動奮鬪的人士而講;同時也描寫一些與台灣沒有血統關係的外國人,冒生命的危險幫助台灣人追求民主自治。從書上知道唐牧師去台灣一年前還完全不瞭解台灣。他志願進神學院,當傳教師,本來計劃去中國傳教,所以開始學習北京話。可是由於蘇州神學院遷來台灣,所以改變來台灣傳教,開始研究台灣 的歷史地理社會文化等。他是屬於衛理公會 (Methodist Church),所以一切都是衛理公會安排的。蔣介石受宋美齡影響在衛理公會受洗,逃難來台灣之後,台灣的衛理公會成為外省人基督徒聚會的教會。唐牧師來到台灣之後,很快的發現政治不平衡的問題,島上大多數的台灣人 受極少數的外省人用專權控制。在台灣的教會界為台灣人民發言的只有長老會。他在衛理公會傳教師協會提出意見,結果被上司訓話,說傳教師只管傳教就好,不可介入台灣的政治。他在台灣的語文學校學習北京話時,開始與長老會和其他教派的人士相識,正好本來計劃作的衛理公會事工停頓,臨時申請去台灣神學院(屬於台灣長老教會)教課。有一天認識了美國長老會派往台灣的 Don Wilson 牧師, Wilson 牧師精通台灣話,而且對台灣的文化背景認識很清楚,從他學習有關台灣的一切。在 Wilson 牧師受調回美之前,介紹彭明敏教授與他認識,並希望他可繼續關照彭教授所作的一切事工。

從認識彭教授之後,又認識他的二位高才生:謝聰敏與魏廷朝。與他們經常來往,完全瞭解台灣的政治問題。國民黨逃避共產黨來台灣之後,用極權與戒嚴令控制全島,開始白色恐怖。當時彭教授與學生印了「台灣自救運動宣言」 計劃分發給台灣人,可惜在分發之前被秘告,三人被國民黨逮捕,當政治犯入獄。後來彭教授被釋放,可是仍然在特務監視下行動不自由。當時彭教授用盡心機找機會來探望唐牧師。後來時機越來越緊促,在唐牧師主腦計劃下,讓彭教授偷離台灣避開國民黨控制的魔掌。我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彭教授逃離台灣的詳情。關於這經過,過去有很多傳說,有人說彭教授坐捕魚船偷渡台灣海峽,也有人說是美國CIA幕後幫助而成的。其真像請大家閱讀 Fireproof Moth 這本書,或者參加十月八日的唐牧師演講餐會,可以從他直接讀到或聽到。

彭教授離台後,國民黨完全不知道內情,開始懷疑唐牧師與台灣民主運動有關連,可是找不出把柄,結果利用日本人送他一盒餅,內藏製造炸彈的原料,誣告他有反政府的行為,逮捕他們夫婦,強制驅逐出境,而且向美國國務院報導說他們是危險的恐怖份子,擅動台灣人用暴力對抗國民黨政府,且準備用炸彈毀壞政府機構。因此他被美國政府列入黑名單,二十多年來不發護照,不能出國。後來 由幾位參議員出面解除他的冤忹,台灣戒嚴令解除後他們夫婦被邀請回台灣接受表彰。

從這本書我學到了一些當時國際界與教會界的真面目。在美國基督教各教派和天主教都有國際傳教組織,派傳教師去外國傳教,可是他們傳教的目的大部分只限於福音傳導,對其他國家人民社會政治等完全不理,這也是百年來台灣基督教徒不增加的原因之一。唐牧師在出發往台灣之前,受了一位老師的開導:「到台灣之後,盡量與教會之外的人士來往,才可真正瞭解當地人民」。他來台之後, 立刻發覺台灣政治不平等,教會機關不準他談政治。唐牧師在他的書中特別寫了一章「耶穌如何做 (What would Jesus do) ?」他引用名學者的著作來說如果只顧傳聖經上的福音而不管人民的受苦是不對的,因為耶穌在世時,不但傳教,而且為受苦的人民向羅馬政府抗議。

很多人過去以為美國當老大哥很關心台灣,事實上當時的美國只有支持蔣家政府,對台灣人真正的須要與面臨問題完全不管。所以當唐牧師回美國後,美國完全相信國民黨的謠言,把他當恐怖份子看待,尤其有一些教會界高高在上的 人士反而譴責唐牧師不應該幫助台灣人民主運動。他在書上寫了一件事,當謝聰敏被關獄時,寫了一封信,託美國海軍醫學研究所的人員帶去美國,結果美國海軍把那封信交給國民黨安全人員,害得謝聰敏在獄內受更慘酷的苦刑。唐牧師說美國海軍在台灣除了巡邏台灣海峽之外,是在幫助蔣介石執行戒嚴令!

他也提到 1970 年代 Nixon 總統決定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真正原因。當時美國為了越戰,花費了很多資源,損失很多生命,美國各地有反戰示威遊行,美國也開始失去國際上的地位。為了挽回危機,國務卿 Kissinger 想出與中國建交的主意,一方面希望得到中國的支持,另一方面想轉移國際間對越戰反感的注意力。當黃文雄在紐約向蔣經國開槍時,本來是世界各國認識台灣人須要民主的最好機會,可惜幾天後美國警察在 Ohio 州 Kent State 大學開槍打死示威學生,全世界注意力轉移到這件事,台灣人民追求民主自治的願望被忽略了。

唐牧師在書上提起台灣長老會被迫退出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WCC)(普世教會協會) 的事故。本來台灣長老會是 WCC 的會員,後來中共加入成為會員。蔣介石基於「漢賊不兩立」的原則,想強迫台灣長老會退出 WCC。當時長老會有幾位牧師是國民黨的走狗,向總會提出議案。總會在台南神學院召開,開會當天台南市被警察與軍隊包圍,計劃採取行動。參會的牧師們怕得不敢出聲,幾乎要順從蔣家的要求。忽然間有一位牧師站起來,用短短的言語說出不應該退出的理由,結果全場氣份改變,一致通過反對退出 WCC。 這位發言人就是我的岳父張逢昌牧師。從此以後他上了國民黨特務的黑名單,他的郵件全部被檢查,而且常常有安全人員來家訪問,他的禮拜日講道也有人偷錄音供給安全局。甚至當彭教授偷離台灣後,他也被安全局調去審問。

唐牧師在這本書詳細說明如何計劃彭教授逃離台灣,同時也提到他為了台灣的政治犯所作的事情。謝聰敏與魏廷朝在監獄內,與其他的政治犯暗中聯絡,把所有的名單與他們在監獄中所受苦刑的經過送出來,然後唐牧師將這些資料送 去 Amnesty International 處理,對國民政府增加很大壓力。另外唐牧師聯絡美國的朋友捐款,由香港轉手進入台灣,分發給被關禁政治犯的家屬作生活費用。我們台灣人應該向這位不怕火的 美國飛蛾致謝。在他短短的幾年中,不知幫助了多少心愛台灣的 同胞,他在台灣民主奮鬪史上加上了幾頁光榮的事跡。

讀了這本書後,我的心感慨萬分。一位剛剛瞭解台灣的美國人,居然冒生命的危險,願意為台灣的民主運動費了那麼多精力,我們如果不關心台灣或寧願當國民黨的走狗,心裡不感到慚愧麼?

註一:Fireproof Moth 漢文版預定今年底在台灣出版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