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老同工 駱先春牧師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胡文池撰 《憶往事看神能》19977 (新增訂版) 人光出版社 p.237-240


他與我

 他的大名是「先春」,我就以這「先」字先來拉關係。他(1905)先我5年來到這世界,是老前輩;(1922)先於我入學就讀淡水中學,又(1927)先於我入學台北神學校(即台灣神學院前身),是老同學他先於�����被孫雅各牧師選召為山地開拓傳道人,是老同工。

  1982615日,他先於我一刻登上台灣神學院禮拜堂講台,接受榮譽神學博士學位,是老同事;最後一次的「先」,就是他(1984)先於我跑到天堂的寶座前得獎,是老同道。

  194710月,我先於他到東部關山,要向布農族傳道,他因種種事情延遲到同年12月才到達台東,要為阿美族傳道。

  台灣光復後的十多年間,山地教會的發展最快,正如春雨後竹筍的氣勢在各村建立,其數多達400所。但是聖經學校出身的指導者卻只有數十位而已,大多數的教會都是由熱心的長老執事主持。因此他與我奉山宣委員長的命令前往各族各地召開聖經講習會。我們二人就像廚師,教授他們如何以聖經做材料,調理各色的菜餚來滋養信徒。有數年之久,我們二人同心合力,同寢共食,到無公車的山地行走,在無電燈的地方聚會,有時吃山地野味,有時吃小田蛙。

  有一次,一位美國牧師HAnderson 和我們到大武鄉的鄰村召開講習會。晚上,美國人用自己帶來的太空被睡覺,到早上發現到全身都生紅疹而發癢,我們二人什麼都沒有。我們就向他開玩笑說:「恩,大概台灣的臭蟲常吃我們的肉已經厭了,嗅到新口味的白種肉,才全部集中到你身上啦!哈哈。」

他是音樂大師

  駱牧師有音樂天才,他不但能唱、會彈,也會作曲。台灣話的聖詩有他的頁獻,阿美族的聖歌是他翻譯出來的。他的低聲歌喉特別好。淡江中學有音樂會時,他有時候會出來演唱。記得有一次,他和另外一位演唱「Call John」,唱得太好了,觀眾拍手叫好久久不絕。

  孫雅各牧師曾是台北扶輪社社長。他特別邀講駱牧師去獻唱,得到全體聽眾大喝彩。他若向歌廳發展,一定是大牌的紅歌星。他的子女數位是音樂家,可說是遺傳到父親的音樂細胞。

他是一位學者

  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裏,孫雅各牧師讚揚駱牧師是一位學者。因為他在台灣神學院的成績不錯,被保送到日本神學校留學,回國後才請他在淡水中學教授聖經及英語。

  光復後,孫雅各牧師選派他到阿美族傳教,也是因為他的才幹出眾。果然不負眾望,他對阿美族教會不但打好根基,建設許多教會,甚至到附近的彪馬族,東部排灣族,以及離島的蘭嶼雅美族,他也不辭勞苦前往傳道。他的傳道精神真是可欽可佩,為現今青年傳教者的楷模。

他的犧牲精神

  台灣光復當時,一般人認為中學教員的待遇與地位是比傳教者為高,事實也是如此。因為第二次大戰時,一般人生活艱苦,教會不振兼會友疏散,奉獻也減少,光復數年間情況尚未改善,因此很多牧師經不起這種貧困生活,只好轉業或兼職,來增加收入貼補家用。

  駱牧師甘願犧牲淡江中學教員的職位,放棄優厚的待遇,接受山地傳教的呼召,此種犧牲精神是何等可貴啊! 離開了交通方便的淡水,遠走到偏僻的東部,在公務員看為放逐,他卻以為使命,勇往直前。他的一群兒女,由東部送到西部受教育,不但要支出高額的食費、交通費,在管理上、情感上‥種種因素,也是一般人所不願意做的事,他卻將萬事交托給耶和華,實在難得!

  我有時候到台東訪問他,常常看到有山地人在他家吃飯。在平地教會牧會,會友常贈送東西給牧師,但在貧困的山地,事情卻完全相反。

我常常看到駱牧師家裏有一大罐的豆腐乳,由此可知他們一家人的生活也是何等清苦。每個月,駱牧師微薄的薪俸,大部分都被在北部念書的子女拿去當學雜費,只有剩下一點才是他台東家中的生活費。

  飼養小鳥的上主是人類的父,祂從不曾餓死忠心的僕人。

  駱牧師的犧牲奉獻精神,神不致使他營養不良而夭折,反而讓他活到八十高齡才召他歸回天國。神也特別祝福他的子女,使每一位都有好的成就,感謝主! 讚美主!

  「傳播福音的人,他們的腳蹤多美啊!」羅馬書十章15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