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1964年9月20日)

 

 首頁/  English / Japanese Entries/ 本土信徒 / 史話 / 家論述 / 宣教師 / 外國神父修女 / 原住民 日人列傳 / 賴永祥著作 馬偕周邊 / PCT/  劉家雜錄

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 1964年9月20日《自由的滋味:彭明敏回憶錄》附錄


一個堅強的運動,正在台灣急速地展開著。這是台灣島上一千二百萬人民不願受共產黨統治,不甘心被蔣介石毀滅的自救運動。我們要迎上人民覺醒的世界潮流,摧毀蔣介石的非法政權,為建設民主自由,合理繁榮的社會而團結奮鬥。我們深 信,參加這個堅強運動,使這個崇高的理想早日實現,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權利,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責任。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不論歐洲、美洲、非洲、亞 洲,不論承認中共與否,這個世界已經接受了「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存在。即使在亞洲政策上陷於孤立的美國,也只有少數保守反動的政客,在炒「不承認主 義」的冷飯,輿論主流,尤其是知識份子,都要求在法律上承認「一個中國,一個台灣」,以謀中國問題的最後解決。美國的外交政策也正在往這個方向發展。為什麼美國還在口頭上把蔣政權當作唯一合法的中國政府?因為美國要藉此與中共討價還價,以達成有利的妥協。美國跟中共在華沙談了一百幾十次,美國一直強調了只 要中共放棄「解放台灣」的要求,美國對中共的門將永遠開放著。

蔣政權只靠美第七艦隊苟延殘喘,我們絕對不要被「反攻大陸」這一廂情願的 神話矇住眼睛,走向毀滅的路上去。第七艦隊一旦撤退,蔣政權在數小時內就會崩潰。「反攻大陸」云云,只是蔣介石用來維持非法政權和壓榨我們的口實罷了。

「反攻大陸」是絕對不可能的!凡是具有起碼常識的人們,都會毫不遲疑地下 這樣的判斷。蔣介石控制下的軍隊,頂多是一個防禦力量,而絕不是一個攻擊力量。它的存在完全依賴美國的軍援,而美援的目標,又僅在保持美國太平洋的防衛 線,因此它不可能獲得超過防衛需要的攻擊武器。它的海軍無法在海上單獨作戰,因為它不但沒有主力艦,連保養一隻軍艦的設備也沒有。它的空軍由短程戰鬥機組織,攻擊所不可欠缺的運輸機和長程戰鬥機卻少得可憐。它的陸軍,仍然以輕裝備步兵為主力,機械化部隊和重炮兵只不過是裝飾品而已。

台灣沒有支持反攻經濟的能力,蔣介石儘管全力支持軍隊,不惜以百分之八十 以上的預算做為軍費,但憑這彈丸之地,維持數十萬軍隊平時已苦於奔命,戰時怎能夠供給龐大的戰費?又怎麼能夠補人力的毀滅?

戰爭的目的已不存在,蔣介石雖然在號召自由民主,但處處蹂躪人權,一手把 持政權,以特務組織,厲行暴政。有人說,大陸來台人士返鄉心切,容易受蔣介石的驅使。其實,中共國勢的強大,已使百年來飽嚐外侮的民族主義者揚眉吐氣,他 們相信,這絕不是貪污無能的蔣介石政權所能望其項背的。我們究竟為誰而戰?為何而戰?蔣介石已失去了使人信服的戰爭目標,誰願為這個獨夫賣命?

蔣介石的官兵,把一生奉獻給這個獨夫,請問他們得到什麼代價?一旦年老力 衰,不僅不能享其餘生,且被擯去民間,流浪街頭。這種騙局怎麼不令他們痛恨?因此,退伍軍人常說「亡大陸的固然是退伍軍人,亡蔣介石也將是退伍軍人」。

現役官兵的生活,更是慘不堪言,他們常常說,「毛澤東斷了我們的祖宗,蔣 介石絕了我們的子孫。」狂者鋌而走險,猖者鬱鬱終日,官兵越規犯禁層出不窮,指揮官能多方籠絡,結果兵比官驕,軍紀掃地。

至於代退伍軍人而入伍的台籍青年在他們的記憶中仍然留著蔣介石在二二八事 變中屠殺二萬台灣領導人物的仇恨,他們雖然三緘其囗,始終還是蔣介石的「沈默的敵人」,在軍裝的鐵面孔下,固然看不出他們的思想,他們無論如何不致認賊作 父,受蔣介石的奴役。政工制度牽制軍事行動,減低軍事效能。軍事行動的優點,在於能迅速動員人力物力,完成任務。政工制度則徇教條監視軍事行動,政治目的 重於軍事目的,政治責任抵銷了軍事效能。雖然軍中明理之士,如孫立人等,曾提出異議,但卻被戴上莫須有的罪名,迄今含冤莫白。官兵常說:「一旦動員,先槍 斃政治指導員。」

想一想,一枝欠乏攻擊能力的軍隊,在沒有戰費,士氣消沉,效率低落的情況 下,和強大的中共作毫無目的的戰爭一這個戰爭叫做「反攻大陸」,而頑強的五星上將蔣介石,卻效法唐.吉詞德高舉一枝破爛不堪的掃把,向風車挑戰。

為什麼蔣介石仍然高喊「反攻大陸」?因為這個口號正是他延續政權,驅使人 民的唯一手段。十五年來,他一直藉這一張空頭支票,宣佈戒嚴,以軍法控制了一千餘萬的人民,他所要的「反攻大陸、」的把戲,實在是二十世紀的一大騙局。

國民黨官員何嘗不知道這個騙局不能持久,他們一面將自己的子女和搜刮而來 的財富送往國外,準備隨時逃亡,一面扮作江湖郎中,把「反攻大陸」的延命丹餵給死在跟前執迷不悟的蔣介石。

讓我們看看這個口號有什麼魔力:

第一、矇蔽人民,利用人民心理的弱點,以苟延早已喪失存在的蔣政權。部份 大陸來台人士,思鄉心切,可因「反攻大陸」的幻想而支持蔣介石,部份台灣人則因盼望政治壓力和經濟負擔減少,而姑且信其有。

第二、可利用非常時期的名義,排除憲法和法令的正當行使,陷害愛國而富於 正義感的人們,進一步限制言論,封鎖新聞,控制思想,實行愚化政策。

第三、挾中共以自重,向美國討價還價,作為勒索美援的工具,當中美交涉不 順利,或美國向蔣介石施以壓力時,立即在香港放出國共和談的消息,使有恐懼中共病的美國不知所措。

總之,「反攻大陸」的口號,對外可以要挾中共以自重,對內可以厲行恐怖政 治,延續政權。

蔣介石政權代表誰?

國民政府自稱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他認為現在的國民大會、立法委 員、監察委員都是經過人民選舉而產生的,包括中國大陸和台灣代表在內。我們知道,這些選舉都是十八年以前(一九四七年)︶舉行的,我們也知道不到二年(一 九四九年)中國大陸的人民已痛恨蔣政權的腐化無能,蔣介石雖然擁有數百萬軍隊卻很快地被趕出了中國大陸。顯然,大陸人民已選擇了另外一個政府。當時的國民 政府已不能代表當時的大陸人民,何況在十八年後的今天,新的一代已經成長,蔣政權顯然不能代表現在的大陸人民了。

那麼,蔣政權能否代表台灣的人民?三千餘人的國大代表中,台灣的代表只有 十餘席,四七三人的立法院中,台灣的代表也不過六名,他們的任期已分別於十二年前和十五年前屆滿,當然不能代表現在的台灣人民,何況二二八事變時,蔣介石 屠殺了兩萬的台灣領導人物(當時台灣人口只有六百萬),雖然台灣人一直忍氣吞聲,但他們一直是蔣介石「沈默的敵人」。

談到台灣人和大陸人,我們必需指出,蔣介石政權雖然在口頭上高喊「台灣人 與大陸人必須攜手合作」,其實卻最忌諱台灣人和大陸人真正合作,所以極力挑撥離間,無所不為。這種政策,在選舉中表現得最為突出。蔣政權分化台灣人和大陸 人,使他們互相猜忌,彼此獨立,以便操縱與統治。因此蔣政權一直防範台灣人和大陸人的竭誠合作,協力消除蔣介石的專制,實現民主政治。當雷震要求台灣人和 大陸人合作的途徑時,蔣介石終於撕破了臉皮,不顧國內外輿論的指責,張牙舞爪地將雷震戴上紅帽子。蔣介石深知台灣人和大陸人合作實現之日,也正是他的政權 瓦解之時。

或者說,蔣介石政權是國民黨的代表,並且根據他們的傳統的「黨國合一」論 也就是代表中國。其實,蔣政權甚至於不能真正代表國民黨。國民黨本身只有獨裁,而沒有民主,絕大多數的黨員,沒有說話的權利,他們的代表,在大會中,只能 恭聽頭目的訓詞,鼓掌鞠躬而已。他們只是一群「點頭人」,只能一致通過頭目的提案,至於提案的內容,是不能也不敢過問的。黨內又是派系分立,在蔣介石的權 力鬥爭中,如兩廣勢力,胡漢民、張發奎、李宗仁等被清算的派系固不必說,其他不得寵的派系也不能進入權力的核心。這些被排擠的多數黨員,當然是憤慨而不滿 的。黨內明智之士或避囗不談政治以作無言的抗議,甚至於積極抨擊,成為反對蔣政權的主流。

我們可以說,蔣政權只是國民黨內少數小人集團的代表。它既不能代表中國、 又不能代表台灣,甚至不能代表國民黨。

台灣經濟的發展面臨兩大問題,一是龐大的軍隊組織,一是激增的人口。這是 不負責任的蔣政權在「反攻大陸」的虛偽號召下自我毀滅的陷阱。

根據蔣政權本年的統計,軍費支出佔預算百分之八十以上,這個數目,並不能 概括所有的軍事費用。每年由糧食局供給軍隊二十萬噸米的價格遠低於市價,而且遠低於局定的價格;軍隊的運費、電費以及其他應付公營事業的費用,從未結帳: 軍需工廠所得與美援物質拋售所得也歸軍隊所有;軍隊的消費,已超過資本的形成。

激增的人口,也減低了經濟成長的效果,影響所及,失業問題日趨嚴重,尤以 農村的情形最為惡劣。台灣的勞動人口約有四百萬人,而失業人口至少在一百萬人以上,約佔勞動人口的四分之一,每平方公里的耕地,要擠一干二百三十人,受大 專教育的優秀青年迫不得已,紛紛出國,每年都在千人以上。蔣政權不敢面對現實,將問題的解決訴諸自欺欺人的「反攻大陸」上面,雖然有些知識份子正直呼喊 著,但仍然無濟於事。他們說,主張節育的人是失敗主義者,而把希望寄託在剛出生的嬰兒,認為二十年後,這批後代將為他們執干戈而「反攻大陸」。

許多人以為台灣的土地政策是蔣政權的德政。其實,蔣政權實行土地改革的動 機,卻是為了削弱潛在的反對力量。從清朝以來,台灣傳統的政治領導人物,都來自地主階級。蔣介石深知政治人才的興衰對他的專制的影響,因此,先在一九四七 年二二八事變時屠殺了兩萬台灣領導人物,又在一九五O年實施土地改革,打倒傳統的政治領導階級。當然大陸人不屬於台灣地主階級,也是土地改革能實施的主要 原因。由於蔣政權傾心消滅地主階級,地方力量終一蹶不振,而農民卻在農產品價格的抑制、無從逃避的重稅、以及肥料換穀政策的重重剝削下,每日為餬囗掙扎而 無餘力。

經濟政策應該有一套長期發展計劃,但蔣政權所做的,只是不顧經濟原則的盲目的投資, 以及表面而臨時性的應急措施。他們為了維持軍糧,不惜殺雞取卵,榨取農民。他們深怕軍費一時中斷,所以不敢面對現實,改革它命脈所在的稅收制 度,而任它腐化。他們為了鞏固政權,更與財閥勾結,抑制貧苦大眾,造成貧富懸殊的不安定社會。

讓我們看看到了山窮水盡的蔣政權的最後面目,一方面將它們的創子手們放在 重要的位置加緊暴力統治,他方面以所得「十二億公債」都市平均地權、及變賣公共事業等,來榨取人民,屢次派遣他的掌櫃徐柏園到中南美疏散民脂民膏,大買地 產。

台灣足以構成一個國家嗎?

國家只是為民謀福利的工具,任何處境相同、利害一致的人們都可以組成一個 國家。十餘年來,台灣實際上已成為一個國家,就人口面積、生產力、文化水準條件來看,在聯合國一百十餘國中,台灣可排在第三十餘位。其實許多小國的人民反 而能享受更多的福利和文化的貢獻。如北歐各國、瑞士、南美的鳥拉圭,都是很好的例子。我們應拋棄「大國」的幻想和包袱,面對現實,建設民主而繁榮的社會。

有人說,蔣介石已成了裸體的皇帝,我們可以坐待他的未日。但是我們不能不 想,走到窮途末日的蔣政權,將台灣交給中共。我們更不能不憂慮,台灣將被國際上的權力政治所宰割,所以說我們絕對不能等待。

許多知識份子們仍然在迷信「和平轉移政權」與「漸進的改革」。我們必須指 出,如果回顧劣跡昭昭的國民黨史,我們立刻就可以發現,只要剛復狂傲的蔣介石睜著眼睛,任何方式的妥協不是夢想,便是圈套——專門用來陷害知識份子的圈 套。所以我們絕不能妄想「和平轉移政權」而妥協。

我們還要坦誠的告誡與蔣政權合作的人們:「你們應立即衷心悔悟不再為蔣政 權作威作虎,不再做蔣政權的爪牙耳目,否則,歷史和人民將給你們最嚴厲的制裁」!

在台灣這種正在開發中的地區,經濟發展實際上是文化、社會、經濟、政治的 大革命,而政治則為一切推動的源泉。台灣儘管具有現代化的良好基礎,可是只要腐化無能的蔣政權存在一天,我們距離現代化仍然非常遙遠,所以我們絕不能期待 「漸進的改革」。

基於這種認識,我們提出下列主張,即使流盡最後的一滴血,我們也要堅持到 底使它實現。

甲、我們的目標

(一) 確認「反攻大陸」為絕不可能,推翻蔣政權,團結一千二百萬人的力量,不分省籍,竭誠合作,建設新的國家,成立新的政府。

(二) 重新制定憲法,保障基本人權,成立向國會負責且具有效能的政府,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

(三)以自由世界的一份子,重新加入聯合國與所有愛好和平的國家建立邦 交,共同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乙、我們的原則

(一) 遵循民主常軌,由普選產生國家元首。他不是被萬人崇拜的偶像,也不是無所不能的領袖。更沒 有不容批評的教條。他只是受國會監督與控制,熱心為民眾服務的公僕。

(二) 保障集會、結社和發表的自由,使反對黨獲得合法的地位,實行政黨政治。

(三) 消滅特權,革除貪污,整肅政風,改善軍公教人員的待遇。

(四) 樹立健全的文官制度,實行科學管理,提高行政的效能,確立廉潔公正的政治。

(五) 保障司法獨立,廢除侵犯人權的法規,嚴禁非法的逮捕,審訊與刑罰。

(六) 廢止特務制度,依民主國家常軌,規定警察的地位和職務,並樹立人民的守法精神。

(七) 確保人民對國內外通信、遷徙與旅行的自由,維護開放的社會。

(八) 以自衛為原則,裁減軍隊,並保障退伍軍人的地位和生活。在經濟方面,由於國防負擔大減,我們可以根據長遠的目標和計劃,充分利用人力物力,加速經濟的成 長。我們將以民主方式分配經濟權利,廢除個人和階級經濟特權,保障機會均等。我們將建立直接稅制,加強累進所得稅與遺產稅,消除貧富懸殊的現象。我們計劃 擴大國家的生產力,消滅失業,普遍提高國民生活水準,使人類的尊嚴和個人的自由具有實質意義。我們將改造農村傳統的生產力式與維護溫飽的觀念,建設科學 化、機械化、現代化的農村社會。過去蔣政權盲目投資、無理干涉企業,以低工資支持資本家、以肥料換穀辦法剝削農民、以消費稅和戶稅增加一般大眾負擔所造成 的各種問題,我們將予以徹底解決。

我們確信社會的目的在維持個人的尊嚴,增進人民的福利,因此我們反對蔣政 權統治下的恐怖、貪婪與妨礙團結發展的多種措施,而要建立一個互信互助、友愛的社會,使每一個人都能過完美積極幸福的生活。

多年來,中國只有兩個是非,一個是極右的國民黨的是非,一個是極左的共 產黨的是非,真正的認識反而不能發揮力量。我們要擺脫這兩個是非的伽鎖,我們更要放棄對這兩個政權的依賴心裡,在國民黨與共產黨之外,從台灣選擇第三條路 ——自救的途徑。

讓我們結束這個黑暗的日子吧!讓我們來號召不願受共產黨統治、又不甘心被 蔣介石毀滅的人們,團結奮鬥,摧毀蔣介石的暴政,建設我們的自由國土。

愛好自由的同胞們,千萬不要因看到暗澹的現實而灰心,而絕望。讓我們 告訴你們,國內外的情勢對我們越來越有利,而我們的自救力量正在急速地擴大中。在政府機關「地方團體、軍隊、公司、報社、學校、工廠、農村到處都有我們的 同志。我們這個組織,已經與在美國、日本、加拿大、法國、德國的同志們取得密切的聯繫,並且得到熱烈的支持,一旦時機來到,我們的同志將會出現在台灣的每 一角落,跟你攜手合作共同奮鬥。

同胞們!勝利就在眼前,團結起來!

這就是我們的標誌。從今天起,它就隨時隨地出現在你們的面前,記住!當你們看 到它的時候,這個組織正在迅速地擴大著,這個運動也正在有力地展開著。  

 首頁Home/ 本土信徒總檔 / 教會史話總 / 宣教師人物總檔 / 外國神父修女列傳 / 日人列傳總檔 / 原住民信徒 /  諸家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