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先的牌位

首頁Home | 諸家論述總檔 |翁佳音曾宗盛 | 徐謙信 | 夏文學 | 江玉玲 | 郭東榮 | 郭正昭 | 李加恩 | 林昌華 | 林俊育 | 林暢有 | 盧俊義 | 阮宗興 | 王昭文 | 王成 | 蘇慶輝 | 謝大立 陳俊宏 |鄭仰恩| 張德麟 | 張德謙 |張妙娟

盧俊義撰  於2003/07/27完成

刊登於自由時報 2003年7月30日第15頁


最近經常遇到有人問我一件事:「祖先的牌位要怎樣處理?」可以想像的到,會有這樣問題的,都是初代的基督徒,且是長子。我的回答是:「那是很重要的祖先遺產,要珍惜。」有的人聽到我這樣說,感到很訝異,因為他們教會的牧師都說要將之焚燬、丟棄。但大部份是聽了之後,突然覺得原本心堭噯{的重擔都卸了下來,心情也開始輕鬆起來。

祖先牌位的問題,其實並不是今天才有,早在十六世紀天主教耶穌會神父利馬竇等人到中國去傳福音的時候,就已經遇上了。他是允許信徒祭祖的宣教師,而且是非常成功的宣教師。

早期宣教師來台,看到信徒家堣j廳都擺著神明和祖先牌位,就統統將之當作神明看待,而確實民間也是將祖先看成是「庇護者」,因此,有些人不單純是追思紀念祖先而已,還認為已在「陰界」的祖先會有能力影響到「陽界」的活人。早期台灣社會除了祭祖的風氣興盛之外,將祖先看成鬼神敬拜的習俗已與民間宗教信仰混合在一起。這也是為甚麼宣教師在舉行除偶像禮拜時,乾脆將所有 神明桌上一切東西全部掃除之因。甚至還有在舉行潔淨禮拜時,當場將祖先牌位和神明像一起用柴刀劈成兩半,然後用火燒毀。今天這種形式的「除偶像禮拜」或是「潔淨禮拜」,在某些教會還繼續著。

但我不認為這樣的作法是必要的,原因是祖先牌位其實就是我們文化中非常重要的祖譜。只要轉過背後來看就會看到一代代相傳的家族譜系寫的非常清楚。也因為這緣故,許多早期歸信耶穌的信徒,都無法寫出族譜,甚至忘記了祖先的來源,這是非常可惜的事。

今天當我們再次反省信仰與文化之間的關係時,我們應該有更明確的作法。事實上,有越來越多人明確知道,祖先牌位並不是代表著神明,祖先也不是神,而是當長子的,有責任將祖先的牌位給繼承下來,並將之繼續傳承下去給下代孩子,雖然那塊祖先牌子並不是傳家寶,但至少知道那是代表著家族譜系,是非常重要的文化遺產,應該好好保存才對。我甚至認為應該將祖先牌子給予尊貴式 的放置在家堣j廳中(或是客廳),讓客人來家堻X問時,也可以明白傳承這個牌位的主人,是其家族堛熔譬X代,這也是家堛漱@個榮耀。

當信徒遇到祖先牌位的問題時,通常都會問說:「如果繼承了下來,要怎樣對待才好?」我的看法是:

  1. 先將原本已經被香燻黑的「神子牌仔」擦拭乾淨。也可將之恢復成原有的木材顏色。

  2. 將之放在客廳的櫥窗,或是明顯處,也可將之放在家堻Q看成是最重要的地方。例如有些信徒家媕蟛壑W有掛著「基督是我家之主」,就可以將祖先牌位擺在這壁飾下方處的高腳几上,若客廳中有擺著十字架,也可將祖先牌位放置在十字架的旁邊。

  3. 可以在祖先牌位之前,放上鮮花。若是覺得鮮花花費比較貴,也可以將之改成放置美麗的小盆景,表示永遠長青、代代相傳。

我知道有些基督徒姊妹嫁到非基督徒的家庭去,面對祖先牌位的問題,困擾更多。甚至有時夫家需要舉行祭祖的禮儀,或是公公、婆婆需要行祭祖大典,當媳婦的基督徒是否要替夫家、公婆準備牲祭物品?其實,替他們準備這些祭品並不是甚麼錯,幫助他們完成在他們看來是非常重要的生命大事,也是一份盡孝的表現。就像他們在你要上教會參加聚會時,他們也允許你放下工作,甚至還會替你看顧孩子,或是做家事,好讓你專心參加聚會。有的丈夫還會開車載你去,更有的丈夫還幫助你料理教會的事務,就像他們也高高興興地參加教會節期的感恩禮拜,如復活節、聖誕節,或是教會週年紀念活動等。這些豈 不都是建基在彼此互信、互助、接納、容忍的基礎上?

基督徒應該學習一個基本的信仰態度:有開闊的胸懷。不要讓人家覺得信了耶穌之後,變成一個「雞仔腸、鳥仔肚」心胸狹隘的人,這樣是不會讓人覺得基督教的信仰可愛,甚至會讓人覺得信耶穌的人很高傲,那不但傳不出福音,反而只會使人更加遠離而已。